1 bitcoin in ghana cedis


万物之初,一阴一阳,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来源于《道德经》的思想,在K线 中也包含了 这个意思


  无论 走势如何/奇奇怪怪/,走势的变化都 离不开 阴阳之间的相互转化,离不开生老病死。


   这一切反映在走势图上,都离不开阴阳两条K线所形成的千千万万种形态。


  而这根阴阳K线有4根K线 组合,一切的走势都是围绕着这4根组合展开的:阴阳组合的顶和底以及中间走势的链接顶和底,上升和下降。


  1.顶型 是由三根K线组成, 不包含阳、阳、阴之间的 关系


  2.底部分类是由阴、阴、阳三根不包含关系的K线组成。


  3.上升分类由三根不包含阳、阳、阳之间关系的K线组成;4;4.下涨趋势是由三根不包含阴、阴、阴之间关系的K线组成。


  IMF曾预计去年 全球经济萎缩3.5%,是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


  格奥尔基耶娃称,包括本月拜登政府的1.9万亿美元抗疫纾困 计划,额外财政刺激令全球经济“避免了另一场 大萧条”。


    主要央行的大规模流动性注入也帮助全球经济止损:“如果不采取这些同步措施,去年的全球GDP萎缩至少会恶化三倍,可能重演1930年代大萧条。


  ”   发达与新兴 经济体的复苏步伐分歧加大, 不确定性仍存且很高  她还指出, 美国政府推出刺激计划以来,其通胀可能会达到2.5%,“但那不足为虑”。


  她预言,在疫苗接种的助推下,发达经济体今年晚些时候的经济复苏会加快步伐。


    但受 疫情更沉重打击的是新兴、低收入与脆弱 国家,他们应对公共健康危机拥有的财政力量本来有限,依赖的旅游业也成疫情重灾区,这令国家内部、以及国家和地区间的经济分歧日益扩大:“相比于疫情之前,明年发达经济体的人均收入累计 损失预计达到11%,在除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中损失将为20%。


  收入损失意味着数百万人面临贫困、无家可归和饥饿。


  事实上,我们面临的最大危险之一就是极高的不确定性。


  ”  她援引IMF的最新研究表明,低收入国家需要在5年内部署2000亿美元用于抗击 新冠疫情,另外还需要2500亿美元才能回到以前追该更高收入水平的道路。


    她在周一曾重申,IMF准备增加多达6500亿美元的额外储备资产,以帮助发展中经济体应对新冠疫情。


  有分析称,IMF将在6月之前提出正式方案,将是自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发行特别提款权,也是IMF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


  法国已经进入新一轮全国封锁并实施宵禁,将持续4周。


   德国 新冠肺炎 重症患者再次超过4000人。


  美国总统新冠顾问委员会成员Osterholm表示,美国第四轮疫情正在积聚 势头,集中在尚未接种疫苗的年轻人群体。


  欧洲疫情卷土重来之际,其新冠疫苗的接种进度明显落后, 欧元区经济短期前景仍将承压。


  美国和德国国债收益率差正在扩大,这令欧元汇价持续低迷,欧元/美元已 触及五个月低点,兑英镑也曾触及13个月 低位


  硅谷 银行高级外汇交易员MinhTrang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现在总体情绪是,欧元兑美元跌至1.25的势头已经减弱,人们正在关注1.17水平。


  一位熟悉 印度资本市场发展历程的对冲基金经理直言,此前印度相关部门为了遏制海外资本大进大出所带来的金融市场冲击,曾考虑对外资短期投资行为加征资本利得税,对外汇市场短期投机行为加征托宾税。


  但此项建议最终不了了之,导致当前海外资本较高的持股占比,以及不受限制的资金进出方式,俨然成为印度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一直无法解决的痛点。


     坏账率居全球前列的 银行业如何抵御疫情  相比外资大进大出,如何妥善应对疫情恶化所造成的银行业坏账 激增,更令印度相关部门“头疼”。


    一直以来,印度银行业 坏账率一直位居全球“前列”。


  2018年印度银行业不良率甚至达到11.18%,位列全球首位。


    然而,要化解银行业高坏账状况,绝非易事。


    记者多方了解到,印度银行业的大部分坏账,来自国有银行。


  而他们向政府主导的基建项目放贷过程,在审批流程、事后追责等方面存在着诸多漏洞,导致大量基建项目最终还款违约。


    据印度国家银行统计,电力部门的基建项目不良贷款状况尤其严重,目前其不良贷款规模超过1000亿卢比。


    为了解决越演越烈的银行业高坏账问题,2017年10月印度财政部曾释放“大招”,宣布在未来两年向国有银行注资约320亿美元(约合2.11万亿卢比)。


  这也是印度银行业史上最大的一笔资本注入,注资规模超过过去10年的总和。


    然而,此举治标不治本。


  过去两年,随着印度银行业依然在放贷审批流程、事后催收等方面存在众多漏洞,银行业坏账率再度“抬头”。


    去年5月,高盛、毕马威、摩根大通、标普四家国际权威财经机构研究员联合发布一项预测报告显示,在疫情冲击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因素的共振下,印度商业银行在2020财年结束时的坏账率可能达到18%-20%。


    为了遏制银行业坏账激增,印度相关部门可谓“奇招频出”。


    首先, 印度央行率先放宽坏账界定标准,将坏账认定标准从逾期90天,放宽至逾期180天。


    其次,市场传闻去年10月印度银行均收到来自印度央行的机密文件,内容包括禁止银行在疫情期间(2020年3月-2020年12月底)将贷款类坏账列入不良资产,以免巨额坏账对银行系统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要尽可能避免触发挤兑风波。


    此外,印度央行还透露它与政府正在游说最高法院取消 延长贷款的法令。


  去年2月底,为了遏制疫情造成的坏账激增冲击, 印度政府曾决定从当年3月起,因疫情影响而无法还贷的借款人(包括个人与企业)可以将还款时间延长半年,但到8月底延长还款期间到期时,印度最高法院又决定将这项措施延长至2020年底。


  此举触发众多印度银行强烈抗议,因为延期还款已令他们遭遇极大的资本金紧张压力,甚至有些中小银行因资金只出不进陷入破产边缘。


    “如今疫情持续恶化,无疑令印度银行业高坏账问题雪上加霜。


  ”对冲基金PGIM策略分析师NathanSheets指出。


  一方面当前印度疫情重灾区主要集中在经济发达区域,印度银行向这些地区投放的贷款规模占比超过60%,随着疫情恶化导致大量企业停工停产,这些地区将爆发坏账激增风险,令印度银行整体坏账率可能再创历史新高;另一方面市场预期印度政府又会出台延长还款法令,令当地银行资本金紧缺状况日益严重,可能触发越来越多银行陷入破产旋涡。


    “若印度政府无法妥善解决疫情恶化所触发的银行坏账危机,印度经济恐将遭遇重挫,有可能倒退数年。


  ”前述熟悉印度资本市场发展历程的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如今全球投资机构都在密切关注印度政府是否会再度注资国有银行“化解”坏账危机,尽管这又将是一次“头疼治头、脚疼治脚”的救助行为——只要印度银行业贷款操作漏洞若得不到彻底根治,其坏账率又将很快回升跃居全球前列,始终成为印度经济发展的一大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