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long can you hold a short position


银价格4小时K线分析。


  技术形态方面,银价处于5日 移动平均线、10日移动平均线、20日移动平均线、 40日移动平均线下方、 60日移动平均线下方,呈现多头格局。


  目前4小时图中MACD在0轴上方运行,红色动能。


  柱体不断变长,说明多头力量越来越强。


  I值为68.23,处于正常区域。


  银价在布林上轨附近运行。


  关注上轨对价格的阻力,呈现开口趋势。


  日内银价多空分水岭在 18.40附近,18.40是关键 阻力位,也是近期的高点。


  今日,一根大阳柱 突破此位置。


  上方阻力位在18.60和18.80,下方支撑位在18.20和17.80。


  分析师的日内交易思路主要支持多头 回调


  当价格回调至18.40附近时,他们将介入多单, 目标18.60。


  若突破18.60,则看向第二目标18.80。


    今日现货白银人民币行情继续。


  可以考虑回调至3910附近,轻仓做多。


  目标在 3950附近。


  如果突破3950,可以看到第二目标3990。


  止损20-30点。


  一定要严格止损止盈让“长赐号”巨轮摆脱搁浅,疏通 苏伊士运河的努力仍未取得成功。


  尽管这加剧了贸易复杂形势,但在 全球原油流动的长期调整过程中,从波斯湾产油国向西运出的船货数量已经 下降,这限制了此事对 油价的影响。


    瑞穗证券 期货部门负责人BobYawger称,苏伊士运河“作为能源运输枢纽的重要性已经下降”。


  油价正面临美元上涨带来的压力,欧元区令人难以置信地缺乏疫情控制 能力 美国新病例数也在向错误方向发展。


  美国周三 公布的新增数量为2月12日以来最高,同时欧洲国家也收紧了限制。


    尽管最近油价下跌,但今年以来仍上涨约20%,并且随着全球范围内疫苗接种加速以及OPEC+的供应持续下降,人们对长期 需求前景充满信心。


  该联盟定于下周开会决定5月份生产政策。


    布伦特原油  期货重新回到看涨的现货 溢价状态,周二曾短暂变为看跌的期货溢价。


  周四现货溢价14美分,月初为67美分。


    ThirdBridge全球工业、材料和能源主管PeterMcNally表示,股市下跌,人们担心全球经济形势,而油价之前已经涨了很多,航空和 公路出行需求都被压抑。


  这部分需求还会回升,但是短期内需要清除一些障碍。


   数据连传佳音美元却低迷不振投行:这一因素将为 美元走势 定下 基调 周四(5月13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另一项通胀数据也表现强劲: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上涨0.6%,3月份PPI上涨1.0%;数据强于预期, 经济学家预测增长0.3%。


    报告称,今年整体通胀率上升了6.2%,为“自2010年11月首次计算12个月数据以来的最大涨幅”。


    与此同时,美国公布的另一项数据也表现靓丽:美国至5月8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降至47.3万,创下去年3月14日当周以来最低值,预期49万,前值由49.8万修正为50.7万。


    数据公布之后, 美元指数(90.7420,0.0241,0.03%)短线下滑至90.61低点,但随后自 低位反弹至平盘略下方。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表示,美元作为避风港的地位并非一帆风顺,目前由于与 通货再膨胀交易有关的各个方面而变得复杂。


    该行的经济学家预计,未来 几个月的收益率走势,尤其是实际收益率走势,将为美元走势定下基调。


    荷兰合作银行指出:“今天市场将关注美国PPI通胀数据,以及美联储官员的评论。


  如果再次保证通胀只是暂时的,可能会导致美元在短期内温和走软。


  ”  “鉴于通货再膨胀辩论在未来几个月仍将处于中心位置,我们有充分理由怀疑美元有波动空间,未来几个月通胀相关的不确定性将为美元提供支撑。


  ”  “100日移动平均线可能会在91.08区域对美元指数构成一些阻力。


  ”由于对通胀上升的担忧在金融市场蔓延,美元周四再次跳水,延续了过去一年大部分时间里将美元 推低至2018年以来 最低水平的下跌趋势。


  通货膨胀持续上升会侵蚀美元的价值,只是这一次还伴随着不断膨胀的美国贸易和 预算赤字


  美联储希望到2023年底一直将 利率保持在零附近,也使美元失去了利率上升的助力。


  Chandler表示,市场在推动许多事情。


  其中之一是,在其他中央银行采取行动,比如加拿大央行开始 减码资产收购,挪威央行暗示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加息,同时一些欧洲利率在短时间内上升了10至 20个基点的背景下,美国的利率却保持低位。


   这就使全球绝对利率水平 变成了拖累美元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