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channel is cnbc on sirius


时间段上, 投资者需要注意这几个 时间点


  (1)当 市场 放假的时候,相信市场的 走势想要反转,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市场放假前后。


  (2)在周年纪念日期间,投资者需要 关注1、2、3、4、5周年纪念日后几天的市场重要顶部和底部。


  一般情况下,在这几天市场会出现转机。


  (3)在股市 趋势运行的时候,投资者要仔细 观察和关注市场,看市场离任何极端高价或极端低价只 有1、2、3、4、5年的时间。


  另外,还要观察以往的走势,看市场距离任何极限最低价的时间跨度是否为15、22、34、42、48或49个月,因为这些都是观察趋势变化的重要时间段,也方便投资者在时间上。


  进行投资调整。


  收入越低,越捉襟见肘的家庭和个人,越 不应该承担风险,但他们往往更容易铤而走险,去选择高风险投资。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 彩票


  彩票也被称为“智商税”,意指它赚了更多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相对比较低的群众的钱。


  但我们需要 明白,穷人买彩票,其背后的原因并不仅仅是他们不懂概率。


  还有一个 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在 现实中看不到自己变富的可能,因此在彩票上寄托了一个小小的梦想。


  他们当然知道,这个梦想实现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但人总要有点 希望才能活下去吧,哪怕再小的希望,也总比没有更强。


  低收入,或者月光族,他们本应该把钱存在银行,或者货币基金里,根本不应该去承担 更高的风险,因为他们实在是输不起。


  然而在现实中,由于想要急于求成,或者“赌一把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他们却更 有可能成为金融机构“猎取”的对象。


  广大投资者,特别是年轻人,应该警惕,提醒自己不要堕入这样的投资陷阱。


   技术面信号DAILYFX高级分析师JackLiu,表示,目前 价格整体维持在1755- 1800区域震荡,向上突破的可能性较高。


  若 涨破并企稳1800 关口,则不排除进一步涨至1850水平。


  另外,若价格再次 受阻于1800关口,则要 留意行情再度下挫的风险。


  但有一个现象需要留意:若价格刷新近期 高点,则KDJ指标可能出现顶背离。


  也就是说,若价格涨破1800关口后迅速回撤,应警惕行情大幅走低甚至阶段性见顶的可能。


   贵金属与原油周一,受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回落的推动,白银带领贵金属走高,现货黄金一度涨近30美元,刷新2月25日以来高点至1797.94美元/盎司,现货白银一度上涨4.16%,至每盎司26. 99美元,为2月1日以来最大的盘中涨幅。


    《21世纪》:为什么CPI和非食品CPI增幅相差较大?  明明:这很重要一点是因为今年 食品价格呈下降趋势,主要是 猪肉价格下降。


  在中国的CPI统计里,猪肉的权重占比是比较高的。


  但是,在过去的一两年,猪肉价格是比较高的,因为中国猪肉生产有一个“猪周期”,猪肉从出生到生产到消费有一个过程,所以供需的波动导致猪肉出现一些周期性的特征。


    过去两年,猪肉产量下降导致整体猪价上涨较快,最高的时候猪价达到40元至50元。


  而今年猪价只有十几元至20元。


  因此,今年随着猪肉生产、猪肉供给的提升,再叠加去年的高基数的作用, 总体而言,以猪肉代表的食品价格实际上对于总体的CPI起到下拉的作用,最后的结果就是体现出总体的CPI比非食品的CPI反而要低的特点。


    发达经济体 货币政策陷入“ 流动性陷阱”  《21世纪》:5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阶段性推升我国PPI,但初步性通胀风险总体可控,并强调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 空间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这一表述呢?  明明:既然我们要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那么必然有些 国家是不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


  不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主要就是以 日本和欧洲为主的发达经济体。


  在过去10年里,全球宏观经济是一个低通胀、低 利率的特征,所以很多国家像日本和欧洲都进入了零利率和负利率的一个宏观环境。


    货币政策最重要的一个工具就是调整利率的水平,如果利率已经到0甚至到负,那么就没有再往下调控的空间。


  对于这些国家来说,他们的货币政策其实是比较纠结的,陷入了一个流动性陷阱,没有办法再进一步的刺激经济。


    相对来说,我们国家的货币政策空间还是比较充足。


  特别是在去年面对疫情,我们的货币政策总体积极响应,但同时更多的是关注结构性的问题,没有做大水漫灌。


  所以,我们现在的 名义利率和货币政策空间相对其他国家,如日本和欧洲,是更充分的。


  我们现在的短期的名义利率在2%左右,中长期的名义利率,如10年国债还在3%以上的水平。


  即便未来我们面对一些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我们也有足够的货币政策空间进行应对和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