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10 twitter


在4天前(3月19日), 日本央行已经开始释放出了 这一信号。


  当天,日本央行的政策会议公布了以下 决议:预计 货币宽松政策将持续下去,短期和长期 利率将在维持在当前水平,若利率 持续走低,将调整三级储备体系;将关注金融市场的过热和回撤风险,维持以每年1800亿日元的速度购买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的承诺。


  决议直接将日本股市吓住了。


  公布的当天, 日经225指数大跌超1.4%,3月22日,再度重挫2%。


  其中,引起市场关注的焦点是“取消年度6万亿日元股票ETF购买目标”,有分析 人士指出,日本央行可能已经在为后疫情时代 做准备,未来货币政策存在边际收紧的可能, 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和 美债收益率上升可能会 推高日本国债收益率。


   长端美债还将继续面临“ 通胀压力”  过去两周,基准10年期 美债收益率始终很难突破1.60%的上限水平。


  但由于美联储本周淡化了通胀的短期驱动因素,分析师预计,美债市场可能再遭遇“通胀压力”,美债收益率存在继续 走高的空间。


    在他们看来,在美联储对通胀继续容忍的情况下,长债也很容易受到通胀担忧的影响,尤其是在 拜登公布了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 支出 计划之际。


    “ 鲍威尔的表态承认经济事态有所改善,并且美联储不会放弃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使得收益率曲线的后端仍然无法从任何意外的通胀中受到保护。


  ”荷兰国际集团(ING)的美洲地区研究主管戈维(PadhraicGarvey)在 29日的一份报告中指出。


    28日,美联储的政策声明承认今年以来通胀有所上升,但表示物价上涨的驱动因素是“暂时的”。


  投资者将这一言论视为表明美联储将把未来数月内可能出现的通胀激增视为美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体现。


    事实上,多项通胀指标近来已经体现出实际通胀的走高。


  10年期美国通胀保值债券(TIPS)盈亏平衡通胀率29日欧再度触及2.46%的8年高位,之后回落至2.43%。


    经济数据也为通胀压力的积聚提供了更多证据。


  美联储首选的通胀指标核心个人消费支出(Corepeonalcoumptionexpenditure)在2021年第一季度上升了2.3%。


  在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的企业财报会议中,企业提及“通胀”的次数猛增,突显出在供应链中断、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原材料成本上升的情况下,企业面临的通过提价来维持利润率的压力。


    麦格理(Macquarie)策略师威兹曼(ThierryWizman)称:“此次会议中,鲍威尔对中期通胀和 通胀预期的容忍度高于以往的会议。


  ”  他认为,更偏鹰派的市场预期与耐心的美联储之间存在 鸿沟,美联储只愿意在通胀实际发生后而不愿对通胀预期作出反应。


  或许,只有在今年稍晚,当经济指标能够更“清晰”地提供通胀和经济增长的真实轨迹时,美联储才会找到解决这一鸿沟的方法。


  在此之前,债市还将继续受到通胀压力。


   当地时间4月30日,美国还将公布另一项通胀相关数据,即3月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美债投资者对此也保持关注。


  在美联储的诸多职责中,其中 有两个 最重要:保证充分就业和维持低而稳定的通胀。


  拜登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第一个问题上。


  拜登雄心勃勃的财政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旨在降低 失业率,达到让低收入家庭大幅加薪的水平。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此其实毫无异议。


  美国经济和 政策研究 中心的经济学家迪恩·贝克(DeanBaker)最近就敦促拜登立即让鲍威尔连任。


  他说:/我们左翼中的许多人一直认为: 低水平的失业率并不能对应地让弱势群体在劳动力市场中获益,鲍威尔也是这么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