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ck market shut down rules


投资者想要彻底割断与 美国国债及其他美元资产之间的瓜葛,其实比想象的要困难太多。


  当然, 分手的可能性依然是存在的,但是恐怕还需要发生其他的沧桑巨变,比如美国彻底崩溃,或者是美国的 通货膨胀长期猛烈 窜升,然而这两者都是近乎不可能的时期。


  当然,这并 不是说美国政府 就可以随便大手大脚地 支出,只是说, 联邦政府过去和未来 拟议中的支出,不见得就一定会造成多可怕的通货膨胀,甚至导致投资者和全球美元系统分手,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局面的发展方向 很可能恰好相反。


  尽管美国财政部的半年度报告没有明确将任何 国家列为“汇率操纵国”,突显了美国与其他主要 经济体之间 日益加剧政策分歧。


  这种政策缺口将继续给美元 带来 上行压力,尽管美元最近走软,美元兑大多数其它货币在年底将走强。


  我们 预计美国国债收益率最终将恢复上升势头,并再次超过大多数其它主要经济体,将给美元带来新的上行压力。


  美国今年实施了大规模的短期财政刺激 计划,2021年晚些时候可能会出台聚焦于长期基础设施项目的进一步措施。


  与此同时,美国快速疫苗接种计划 意味着经济逐步迅速重新开放。


  相比之下,欧洲和亚洲的政策制定者就没那么激进了,意味着美国经济在近期内的增长速度可能会明显快于大多数 其他国家


  其次,美联储新的长期政策框架意味着 更高峰值 利率


  美联储已经足够明确地表示了,只有通胀超过其2%的 目标一段时间才会开始加息。


  在我看来,这意味着美联储将持续推动经济直到达成就业目标,然后将他们需要收紧 货币政策给经济降温。


  它必须走 多远将取决于通货膨胀的情况,而通货膨胀是很难精确预测的。


  也就是说,不难想象美联储会将短期目标利率提高到3%甚至更高。


  为什么?假设通胀率峰值为2.5%。


  这将证明轻微 紧缩的货币政策是合理的。


  比如,联邦 基金利率为3.5%(经通胀调整后为1%)。


  但是,如果通货膨胀率再上升0.5个百分点,达到3%,政策可能还需要更加紧缩。


  人们可以想象联邦基金利率峰值为4.5%(经通胀调整后为1.5%)。


  这听起来可能很高,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紧缩周期中,联邦基金利率达到了5.25%的峰值。


  这阻止了美元指数的下跌趋势,在严重做空美元的市场中,仅仅暗示要缩减刺激就足以抑制进一步的抛售。


  同时 全世界都在等待更多的数据来了解通胀上升是否是暂时的。


  即将于周五(5月28日)公布的PCE物价指数是美联储赖以决策的通胀指标。


  分析师预计, 4月份核心 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将同比跃升2.9%,而上个月的 同比增幅为1.8%。


  这 可能是最近一周半时间里美指重心相对稳定的原因,个人消费支出(PCE)将受到更加密切的关注,预计将看到整体通胀率相当强劲的跳升, 这一事实可能只是加强了市场的预期,即也许美联储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紧缩政策。


  最近八个 交易日中有七个交易日美指 日内穿越90整数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