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rex challenge


永远对 市场 敬畏并控制自己的欲望。


  坚强的投资者应该对市场保持敬畏,而 不应该放肆,虚荣 和鲁re。


  有时候,迟到并不是一件坏事。


  市场 从来没有一个稳定而有利可图的 交易系统


  从 理论上发展交易逻辑,然后验证并推翻它 是一个错误 纠正过程,而更新和改进交易系统的过程不仅是纠正对市场的了解的过程,而且也是纠正自己的过程。


  在期货市场上,没有“确定”,“确定”,“100%”等字眼。


  因此,交易时我们必须谨慎,风险防范应放在首位,将利润留给市场和我们自己的损失。


  始终对“市场给你十分,你只得到七分”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5月17日, 美国财政部发布了 3月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reasuryInternationalCapital,TIC),报告显示,3月外国央行投资者 减持了约697亿美元 美债


  具体来讲,除卢森堡小幅增持7亿美元外, 美国 国债的其他前十大外国 持有者均在3月减持了美债,其中,持有美国国债最多的日本连续2个月减持,3月减持177亿美元美债至1.24万亿美元;排名第二的中国则结束了连续4个月的增持势头,减持38亿美元美债至1.1万亿美元。


  尽管如此,日本和中国分别持有的美债数量仍然大于排在三至五位的英国、爱尔兰以及卢森堡持有美债数量的总和。


    多国减持美国国债的原因主要有 担忧美元 走弱或致美元资产贬值、担忧财政货币刺激引致通胀 上行降低美债实际收益率、规避美联储收紧风险以及防范可能的债务危机等原因。


    首先,担忧美元走弱或致美元资产贬值。


  疫情以来,美联储实施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甚至推出史无前例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当前美联储依然保持以每个月不低于800亿美元的速度购买国债、以每个月不低于400亿美元的速度购买MBS,为实现量化宽松政策承诺的 购债规模,美联储需要大幅增加货币发行,大量的货币发行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美元走弱,由此导致各国持有的美元资产价值被稀释。


  2020年3月以来,美元指数(90.1483,-0.0256,-0.03%)一路下行,从高点102下行至90左右。


  而美债作为各国央行持有的主要美元资产,其价值也将相对下降,导致各国对美国的债务被稀释。


  为防止本国对美国的债务进一步被稀释,债权国家可能选择减持美国国债。


  当然,美债价值还取决于美债和美元的相对变化。


    其次,担忧财政货币刺激引致通胀上行降低美债实际收益率。


  与前述美联储大量增发货币以及实施无限量化宽松政策相伴随的是美国财政赤字规模激增以及通胀快速上行。


  据美国财政部最新数据,2021财年前7个月美国联邦预算赤字扩大至创纪录的1.9万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5万亿美元,4月一个月就出现了2255.79亿美元的巨额赤字。


  在货币宽松和财政赤字的刺激下,美国通货膨胀率快速上行,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美国4月未季调CPI同比升4.2%,增速创2008年9月以来新高;未季调核心CPI同比升3%,追平1996年1月的增幅;季调后CPI环比升0.8%,追平2009年6月的增幅。


  快速上行的赤字规模和通胀水平导致投资美债的风险越来越大,持有美债可能使投资者面临长期实际负利率,这将增强市场抛售美债的意愿。


    再次,规避美联储收紧风险。


  4月通胀数据飙升,市场通胀预期持续走高,非农就业数据公布后降温的加息预期再次升温。


  近期,美国5年期 盈亏平衡通胀率和10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持续走高,5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于5月12日升破2.8%,为2005年以来最高水平,尽管美联储反复强调通胀只是暂时的,但是快速大幅上行的盈亏平衡通胀率代表市场通胀预期不断上行,市场对于通胀压力带来的不确定性表现出担忧。


  美国货币市场认为美联储2022年12月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从88%升至100%,加息预期再度升温。


  一旦美联储开始退出宽松政策,减少购债规模,将导致美债下跌,缩减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债的价值。


  不过同样,美债价值还取决于美元和美债的相对变化。


  对美联储将收缩购债 计划感到担忧的投资者可能忽视了一件事:美联储已经持有超过5万亿美元国债,将成为未来几年一股主要 力量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4月会议纪要显示,如果经济持续改善,一些官员愿意讨论缩减购债的问题。


  美国国债收益率 闻讯上涨。


  但 债券多头表示,美联储几乎已经成为这个全球最大债券市场上不可分割的存在,这意味着美联储在停止购债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还将是至关重要的支撑力量。


  为维持市场运转和压低 方方面面的市场利率,美联储大举买入债券,持有国债规模自2020年3月以来增长了一倍,并且接近占到流通中总额的四分之一,比在2008年 信贷危机后持有的比例还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