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vor tullius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美债收益率上涨体现出投资者对疫苗接种 进展和经济增速的信心,收益率走势一直都是有序的。


   美国政府已经作出强有力的 财政回应,行动是适宜的。


  我们 并不认为美国会出现有害的通胀现象,必要时有工具来应对。


  美联储对美国就业的预期温和,意味着劳动力市场有了“非常可取”的进展.美国财长耶伦:对美国财政空间的看法自从2017年开始出现变化,就更 长周期而言,美国需要提高财政收入,以便支持财政开支。


  当美国经济恢复时,失业救助 计划将逐步退出。


  现在,银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具备回购股票的 能力


  应仔细关注 贝莱德集团等资产机构所构成的 风险,指定哪些机构的失败会造成风险是合理的。


  将美国公司税提高至28%是合理的,美国存在巨大的 税收缺口,重申需要向国税局(I)提供合理的资金支持,以促进税收执法. 俄罗斯乌克兰再次施压, 乌克兰局势似乎一触即发。


  有报导称俄罗斯已在乌克兰边境和克里米亚集结超过10万名士兵,军舰进入黑海军演。


  与此同时,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AlexeiNavalny)已绝食 20天,美国对俄实施新的经济制裁。


  但考虑到这种长期的力量博弈,面对地缘政治甚至军事紧张情势,市场和投资者应如何应对今年的漫长酷暑, 尤其是在全球经济从 新冠 疫情中的复苏已然 步履蹒跚之际?随着言辞交锋日益激烈,传统的“避风港”资产和波动率指数本月受到了一些追捧。


  不过迄今为止还算温和,而且经常被封锁和政策援助等其他与疫情 大流行有关的特殊影响所淹没 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虽然受到 美元指数变化的影响,但决定两者汇率的基本因素或者决定因素仍是中美两国经济基本面。


    唐建伟:事实上,人民币汇率 升值与贬值因素同时存在,预计双向波动特征进一步强化,人民币汇率升值的 原因主要有如下原因。


    一是 中国经济复苏最确定,全年仍将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测中国 2021年GDP增速在8.1%。


  二是中美利差仍将维持在较高水平。


  中国货币政策虽不会转向收紧,但肯定不会再加码宽松,而美联储年内或将维持宽松立场。


  三是美元指数难有明显上升走势。


  虽然美国经济复苏及通胀预期或将阶段性推高美债收益率,但美国天量货币投放和创历史新高的债务压力仍将使美元指数承压。


  四是中美关系虽难有实质性改善,但中美经贸领域的摩擦在短期内继续恶化的概率较小。


    张明:第二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显著升值,主要原因包括美元指数显著回调、短期证券投资资金大量涌入、 贸易顺差持续处于高位等。


    一是美元指数自身显著回调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7日,美元指数由93.23下降至89.97,贬值了3.5%。


  同期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幅度低于美元指数贬值幅度,这说明美元指数贬值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最重要原因。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1日,欧元(1.2186,-0.0004,-0.03%)、英镑(1.4172,-0.0008,-0.06%)、日元对美元汇率分别升值了3.7%、2.6%与1.5%。


  同期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了2.2%,升值幅度显著低于欧元与英镑。


  美元指数回落的原因则在于:首先是美国长期国债利率的回调。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7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由1.74%下降至1.61%。


  其次是全球范围内不确定性的回落。


  用现价GDP加权的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由2021年3月的212.85下降至4月的197.26,降幅达到7.3%。


    二是短期证券投资基金涌入,尤其是北上资金大量流入中国A股市场。


  2021年4月1日至5月27日,北上资金净流入A股市场规模达到1037亿元,超过了2021年 第一季度的999亿元,也接近2020年全年累计净流入的一半。


  由于中国A股市场的核心资产主要是蓝筹龙头股,在今年春节之后下跌了约三分之一。


  在外国机构投资者看来,A股市场核心资产的吸引力较全球其他股票市场而言显著上升,这是北上资金大举流入的重要原因。


  而短期证券投资资金的流入自然也会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


    三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错位,导致全球疫情暴发后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上的重要性短期内不降反升,由此导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显著上升,这也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


  2019年四个季度,中国货物贸易顺差分别为759亿、1065亿、1191亿、1281亿美元,合计4296亿美元。


  2020年四个季度,该指标分别为125亿、1547亿、1583亿与2120亿美元,合计5345亿美元。


  2021年第一季度,该指标为1171亿美元,显著高于疫情前的2019年第一季度。


  2021年4月,中国货物贸易顺差达到429亿美元,显著高于2021年第一季度月度均值。